新利彩票代理歡迎您的到來!

專業設置

高鐵乘務資訊

當前位置:新利彩票代理 > 高鐵資訊 >

高鐵司乘的那些事

  一個人的“手舞足蹈”

  “開着客車,看着動車的鐵軌一點點修建,心裡就想要是能當上動車司機多好。”40歲的夏漢斌笑着說,現在的他經過層層選拔,如願以償成為武漢鐵路局武昌南機務段一名動車司機,并走上司機的“塔尖”——高鐵司機。

  夏漢斌從1991年開始當司機,先是貨運司機,後來是客車司機,“以前開着車還能說說話,現在是單司機制,沒有人跟伱說話,需要一定的自控能力。”

  所謂的“單司機制”,即一名司機開行一段路線,到站後換另一名司機開行下一段。武漢的高鐵司機負責武漢至鄭州東、武漢至長沙兩條線路。

  以前老師傅會說夏做事很随意,甚至擔心他不能适應新的車型。但是通過學習和培訓,經過半年的标準化操作,從前的習慣已經完全改變,他非常适應高鐵司機标準化的操作。

  作為一名高鐵司機,夏漢斌感到無比自豪,但同時也覺得責任和壓力更大。有一次夏漢斌休息時間和朋友打麻将,朋友說:“伱們高鐵司機工作都是自動化操作,上班很舒服!”他聽後說:“高鐵一分鐘走5公裡多,一秒種87米,眼睛都不眨一下,自動化程度高,風險也越高。一個按鈕按錯了,可能就是一次事故。”

  司機一上車就會想到天氣好不好,接觸網會出現什麼狀況,如果出現各種情況如何處理,司機們将這個稱為班前預想,比如,天氣熱時,萬一接觸網斷電,必須立刻停車判斷,通知機械師和列車長,轉達調度的指示。

  “司機不僅要學會開車,車子出現故障還要會判斷,遇到特殊的事情要會處理,司機是防止事故的最後一道關卡,他們的安全壓力來自這裡。”機務段指導司機邱作雲如是說。

  因為長時間的駕駛容易産生視覺疲勞、注意力下降等問題,影響行車安全,為了保證司機頭腦時刻清醒,避免錯誤操作,司機們有一套“呼喚應答标準”,通俗點說就是“手指眼看”,遇到彎道,橋梁,隧道等路況時要将右手握拳上舉,同時要呼喚“彎道注意”,“橋梁注意”,“隧道注意”,右手指向儀表主要是确認儀表工作正常。有的車型在司機腳下裝了一個按鈕,要求每隔幾秒就要踩一次,否則就會發出警報,甚至降速停車。高鐵司機做這些動作,常被稱為一個人的“手舞足蹈”。

  服務技能

  從被動服務到主動服務

  司機是整條列車的靈魂人物,保障着列車的行駛安全。列車乘務員直接面對乘客,為乘客提供必要的服務。

  邊雅清,武漢客運段的乘務員,2008年10月她考入武漢鐵路局,從小就生活在鐵路邊的她,對列車非常熟悉并感到親切,不過到列車上工作後,她發現現實與理想有些差距。

  剛招考進來,在Z378次武漢到北京的車上實習,這趟車是夕發朝至,乘務員一晚上不能休息,累了隻能在包廂的椅子上坐一下,那個時候是冬天,雅清除了在車上來回走動檢查車廂,還要經常清洗廁所,當早上到達北京,十幾度的溫差,人就覺得不舒服有點發燒,當天返回,依舊在車上堅持着做事,回到家後燒到39度多,“當時心裡就覺得乘務員太苦太累了,我自己個性也很倔,不想一遇到困難就退縮”,堅持做下來後發現很多事情越做越順。正式工作不久雅清被調到漢口動車車間,2009年12月,經過選拔,雅清成為了一名高鐵乘務員。

  雖然工作環境一次比一次好,但是工作要求也是一次比一次高。“标準都是全新的,要求都是最嚴格的”,無論冬天還是夏天,都得要進行大量的禮儀訓練,雅清笑着說,自己個性像個男孩子,跟同事一起練習服務禮儀時,覺得自己很土氣,勤學苦練後,整個人形象氣質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。“看起來我們穿着紅制服很光鮮,其實背後不知道要付出多少的努力。”

  不過,這樣的付出雅清覺得特别有價值。有一次碰到兩個外國人,他們帶着4個小孩,從武漢到北京去旅遊,他們不會講中文,也不了解高鐵,上車是别人送的,下車不知該怎麼辦?雅清和他們交流起來,把他們關心的問題一一解答,她的服務讓外國人非常滿意,外國人最後對她表達感謝,言語中流露出的那種肯定,讓雅清感到特别有成就感。

  孫婷婷現在是一名列車長,管理着車上的乘務員,她說,乘務員需要做的事很多也很瑣碎,一上車就會精神集中起來,要15分鐘對衛生間巡視一次,在車廂裡來回走動,觀察旅客的情況,如果發現有不适的要及時詢問,“工作到一定層次後,乘客是否需要幫助,是否有情緒,很容易識别出來,工作中需要主動服務,而不是被動服務”。

  職業要求和習慣

  高鐵是沒有晚班的,最早一班車7點運行,每天早晨4、5點時,動态檢測車會在線路上來回開一趟,了解線路的情況,為當天的車輛運行做好準備。

  高鐵司機在行車前都有一個要求,叫做“強制休息”,首班車發車時間是上午7點,司機必須在清晨4點前到崗做好準備,因此,鐵路部門要求司機在出發前一晚在鐵路公寓中休息,并且晚上10點前必須熄燈。

  說到睡覺,受訪的高鐵司機不約而同說到一個相同的“夢”,孫亮和曾廣智都是30多歲,也是高鐵司機中年輕的一批人,他們說,“壓力很大時,有的人會在夢中說出呼喚應答的話”,“有時會夢到想要停車,卻怎麼也不能把車停下來,心裡很是着急啊。”孫亮笑着說:“這種事在現實中是不可能發生的。”

  作為乘務員,工作中養成了一些職業習慣,比如對衛生要求特别高,雅清回到家裡會說,“這個地方有死角,沒有清理幹淨”,她的同事屈培則是“陪家人出去旅遊,在火車上走在車廂裡,不由自主就左右看,還習慣性地幫别人把包放好”,别的乘客看她都覺得怪怪的。

  司機和乘務員作息時間是上兩天休兩天,基本上沒有節假日的概念,休息時間也需要在車間學習,“跟一般人作息時間錯位了,家人朋友都覺得我們太忙了。”